Ryuko

青冥剑誓

『圆谷/奥特曼』森罗万象

【阅前瞩目】

①本文 赛罗→大古 单向欣赏非CP向

②OOC、漏洞算我的,人物属于他们自己

③脑洞来源于赛迪群

④向圆谷致敬

⑤多谢垂阅,欢迎讨论,圈地自萌不想被怼,拒绝撕逼和一切吃了吐

请勿包括站内一切转载和私存,喜欢请让我知道❤


(配图出处不详)

-

成为地球的守护神到底是什么心态?

父亲、叔辈们或多或少都在地球当过守护神的经历。有的没能回来,将生命奉献给人类;有的九死一生,将身体弄得遍体鳞伤。邪恶势力并没有因而削减,来年、再来年,又是一批新生战士①被送往地球,保护人类,与邪恶势力作战。

为什么呢?

作为进化而来的生命体,本享有着几近无限未来,互不干预、不相往来,地球的危难与奥特之星本无瓜葛。然而仅是因为与进化前的先辈相似,便产生了情感寄托,产生了守护欲,将无尽的生命化作火焰燃烧在那颗星球。

只是为了随着时间推移,自己就会因衰老而死去的种族。

“我有好好保护人类吗?”曾经被送回来的红族战士这么问着。

遍布身体的伤口无法治愈,引以为傲的火花塔之光也无法充盈他逐渐匮乏的光之能量。粒子随着伤口溢出,点点荧光就像夏日被惊扰而出的萤火虫,也像许久以前、当地球上的天空仍然纯净之时的银河,璀璨、迷人,却稍纵即逝、再不复存。

红族的生命如风中残烛,在计时器将灭的刹那仍挣扎着、挂念着地球上的人类。新的奥特战士已被派往地球接替他未尽的任务,胜则为人所歌颂,败则重蹈覆辙再添亡魂。

小时候的赛罗无法理解,长大之后组建新的警备队也无缘驻扎地球。几次匆匆援手也不及先辈们经年累月所沉淀的情感。

人类弱小,尚不及皮格蒙;人类懦弱,尚不及米库拉斯;但人类贪婪,宇宙之中无可匹敌。

作为如此人类的守护神究竟是什么心态?

偶然之中得以与他时空的战士相会,彼时的赛罗化作人类,远远观望着那体色异于常奥的战士:人类已被魔花蛊惑,生死一线的战友也沉迷幻境,曾经被奉为神明的战士被唤作恶魔、凶手,人类祈求没有痛苦的灭亡与魔花沆瀣一气,徒留异域战士在周遭的谩骂中显得格外单薄。

奥特战士不会干涉人类的选择。

所以赛罗袖手旁观,却也心中波澜。

异域的战士敢与人类的意志相悖,他的身躯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,他的精神坚不可摧。许是这份坚韧得到眷顾,战友得以清醒,人类产生懊悔,魔花终于火焰中燃烧殆尽。

战士得到了胜利,人类又将他奉为神明。

赛罗找到了精疲力竭的战士,他栗色的短发被汗水浸湿,呼吸粗长匍匐在地,赛罗将手镯的光能赋予如今已化作人类的战士,换取问题的答案。

“我不是神,也不是战士,”人类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个人类,想守护自己家园的普通人。”

那个人的眼中透出坚毅,眼神却十分慈爱,他不是天生的奥特战士,却比他人更懂得守护的意味。

因为身为其中一员,才深知战争的残酷,因为亲临无力挽救的困境,才知悉生命的难能可贵。背负着痛苦挣扎、懊悔,眼睁睁看着却只能无可奈何。

“为了珍爱着的地球即使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。”

这是他的答案,就像人类沉迷魔花,奥特战士依赖火花塔。当迷雾散去,阳光透过层层乌云照射而来,周身仿佛被镀上一层耀眼的光,令赛罗顿悟、也令他沉沦。

如星河璀璨宽阔的眼中包罗万象,却唯独没有赛罗。许是透过皮囊看见本相,许是容的太多,赛罗之于他如空气、如飞鸟,本在其中。

人类的生命之于奥特战士如同沧海一粟,赛罗再临时空,异域战士已成为传说中的神明。赛罗没有执着于寻找墓地所在,也没有驻足听取传说中的描绘异彩,就像来到这里,离开也悄无声息。

赛罗想起那位捐躯红族战士,失去至爱的婚约者撕声恸哭,旁人也为之动容。

而他心中此刻毫无波动,彼时的悸动如同台风过境,惊涛骇浪亦终归于平静,随着时间与那个人的过世成为历史,在奥特战士无尽绵长的生命中占据微不足道的一席之地。

-终わり-

可公开情报:

①来自群里太太的脑洞“マン”可能是初代的名字,经日语原音求证早期圆谷作品中ウルトラ戦士、ウルトラセブン、ウルトラの星、ウルトラキー都没有マン,后期开始混乱,逮谁都ウルトラマン,本文用战士指罗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