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uko

你在此处别动,我爬个墙就回来

『霹雳/赤皇』仙山百日记

【阅前瞩目】

①本文CP赤皇  炽焰赤麟x天尊皇胤  漠御暗示 不拆不逆

②OOC、漏洞算我的,人物属于他们自己

③私设有,结局,时间线横跨古原争霸

④多谢垂阅,欢迎讨论,拒绝撕刀无极,圈地自萌不想被怼,拒绝撕逼和一切吃了吐

请勿包括站内一切转载和私存,喜欢请让我知道❤

-

爆体而亡无非是瞬间苦痛,暴涨的功力在经脉肆意游走,血液沸腾、撕裂皮肤爆体而出,便连衣物配饰亦受不住化作飞灰,证明刀无极所在所行的,除了那火宅贼子,莫不是那爱刀荒豹。

——也不知兄弟是逃未逃得。

视线一黑,脑中方才唾弃自己被天尊皇胤惹的婆妈,再清明,却是登在石牌楼下,眼前云雾缭绕草地青葱。

刀无极眼观六路:踏的是草地青葱,站的是巍峨险峰,看的是石牌飞楼,写的是缥缈仙踪。

放眼望去,这寸大之地尽收眼底,饶是阅历非凡也不知必死无疑的自己是如何、何时、为何在此。

然畏首畏尾却非刀无极所言行,轻踏一步,风云变换——狂风大作,险峰之上瞬息万变,刀无极贵为一主,衣着本就繁复,乎作妖风来势迅猛,若非脚下千斤定着身型,险些被吹出山崖。

心下一惊,面上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,好似身陷险境之人是为旁人。

妖风渐弱,刀无极放下遮风双臂,眼前一水色衣着的道僧手持名册向他鞠礼。

说是道僧着是那人不伦不类,身着道袍颈戴佛珠,脚踏八卦步口吐慈悲言:“阿弥陀佛,来着可是傲世苍宇刀无极?”

听此问,刀无极并未作答。上下打量,道僧面容稚嫩音色脆亮,与他内力相试犹如深潭枯井无一响应,约非童颜鹤老功力深厚之人,然这巍峨险峰四无借力妖风又起,若无浑厚内力如何避他感知乎现于此?

道僧见状也不恼,袖中一掏、丢了木牌与他,浮尘一荡隐于风云。

刀无极拂袖接过、掂量一番:木牌巧而指长,前端雕的是盘龙双飞引珠而上,护着的是“刀无极”三字金粉裱装、填的满满当当。

刀无极眼神一冽,收起木牌踏步而去。

方入楼牌,赫然一副别样景象:独立院落矮房四合,样式与寻幽小筑极为相仿。脚下一顿,再回首,牌楼已成烟云,唯有草木清幽、望而不尽。

刀无极抿了抿嘴,不做言语,将木牌置于篱上凹槽。

推门而入,是熟悉的摆设及熟悉之人。

“御不凡。”

“主席。”御不凡放下手中瓷器,躬身行礼。那自然谦和的姿态似是忘却过往仇恨,了却烟云。

刀无极细细打量,略微思索已知内里原由,阻了御不凡沏茶点水:“既已身死,兀须拘泥生前尊卑。”

便邀了御不凡入座,任由舌灿莲花、侃侃而谈。

长庚入夜,一日长谈将毕。刀无极侧耳聆听、偶有一二疑问少有再做言语,沉心静气的模样与御不凡所认知略有偏颇:虽知仙山可观尘世,刀无极也未有他表,仿佛权势利益当真与他再无瓜葛。

御不凡启扇打量,一双桃花眼灵动有神,却未透出半点脑中交战。

少时,轻呵一声似有打算,躬身辞了刀无极,摇扇悠哉而去,诗号幽幽,半晌人已隐于雾中。

刀无极微微阖眼。这护法从前也是看不太透的,看似跳脱非常目无礼法,行事作风却游刃有余干净利落,韬光养晦、暂避锋芒万不似那长子无形。往日尚有玉刀爵、玉秋风二人相伴,倒也话多灵气些许,如今二人舍弃前尘往那中阴界等候转世,一来二去,身边竟是一人也无,与他如今倒也相仿。

偶问原由也是话有太极不肯明说,只道是闲散惯了受不得苦境再奔波一回,甘在仙山当个闲游散人,瞧瞧生前好友近状趣事。

刀无极点点头,言至此,纵是御不凡无意为之,也听得那话中玄音。

临终前虽托付碧眼银戎带兄弟二人先行撤退,但火宅佛狱亦非俗子,有无安泰仍是一块心病,然御不凡虽是安静些许却仍一副潇洒做派,想是碧眼银戎此行顺利,未遭毒手。

如此想来刀无极也无甚可挂念,三位兄弟能耐他了如指掌,凶险危难既己躲过,保命疗伤自容不得他远在仙山之人操心。

——未相遇即是福。

御不凡怕也是如此作想。

生者与死者之间有一道无可逾越的沟壑,一如初上仙山的那枪下马威:如巍峨险峰,孤立无援。

最近不过一镜之隔,生者在那头,纵是血染明镜也容不得半点插手。

刀无极起身,将杯茶收起。仙山之于苦境安逸非常,纵是生前冤仇旧恨不得安,死后也舍了责任脱了枷锁为己而活。

刀无极于人界龄长上几岁,御不凡本性讨喜,抛开重担枷锁一来二去倒也牵起他为人长者之心。

仙山长年晴朗春浓,未有天公不作美之时。刀无极散步归来,见御不凡席地而坐倚靠门槛双眼无神,倒似得苦境暴雨雷鸣之景。

未做招呼,御不凡便像梦游一般随他而入。刀无极端坐桌旁不催不躁,待夕阳印红化作圆月当空,房内燃起烛火御不凡才仿若回魂,低低道:“绝尘死了……”

刀无极心头一颤,算来自他爆体断后不过百余日,紫芒星痕命数当真应那武林瞬息万变之言。

“可我找不到他,”御不凡捏紧了手中折扇,下唇已咬出浅浅齿痕,“道僧说名册未有绝尘的名讳,我不信,可找遍了仙山都没有……”

道僧名册集聚已死将死半生不死之人名讳,再不得齐全,名册未有名讳当是生人,可御不凡又怎会以此为乐呢。

“……主席,你说,绝尘会去哪儿了呢?”

刀无极无法应答,仙山存在本就跳脱常识奇异非常,御不凡与他早来些许,他尚且不明原由,刀无极又如何知晓呢?

然刀无极知他精神极为不佳,讲不出这众人皆知的道理,唯有叹了口气,使那尚为天下封刀主席的口辞,暂且令他宽心等待。

终非长久之计。

明镜所在刀无极亦是多次查探,苦境他界但凡所及之处,寸土寸境确系未有紫芒星痕的气息,仿佛随那身躯去往上天界,应那人遗言心愿魂归故里。

可他还在此,紫芒星痕又如何跳脱的去呢?

刀无极眉头紧蹙,眼前仍是镜中景象,心中却将那种种可能一一思量。

赤龙影之事着实令他挂心。面戴赤龙面具,身姿与他相似异常,手握龙鳞虎虎生威,气息似熟似生杂糅难辨。

身姿易变龙鳞难仿,无论是上天界亦或梦境现实,龙鳞的每毫每寸与他无疑如同手足知悉,龙鳞真假一眼可辨。奇就奇在,龙鳞难训,世上唯有刀龙可为之器用,他即在此,碧眼银戎与紫芒星痕远在上天界,邪影白帝思绪未明下落难寻,唯有那早辞之人方合要求。

刀无极一拳砸上明镜,拳下是赤龙影持刀身姿。

他说不明这是何种心思,虽早已猜测天尊皇胤可能转世,但当真相摆于眼前,那心中无名业火却令他不甚清明。许是被背叛的愤怒,许是自作主张的懊恼,那跟在他身后喊着兄弟之人当真不顾他擅自转世再入这纷乱尘世。

刀无极冷哼一声,挥袍离去。

心中恼怒尚未宣泄,只听远处龙吟震天,侧头看去,是六爪赤龙破云而来。

刀无极心中诧异,不及反应,赤龙没身而入,龙气充盈全身,刀无极当日爆体所受灵魂伤患尽已痊愈,指尖微动,丝丝龙气盘旋指尖,又回巅峰!

未及愉悦,身后脚步轻踏,衣料磨挲,熟悉的龙气盘旋身侧,不用回头,不用确认,这早已在他心中模拟数万遍。

刀无极闭了闭眼,口中缓缓道:“醉饮黄龙。”

“赤麟。”醉饮黄龙在他身后站定,像是故意与他作对一般。

刀无极也不恼,仙山这些时日他早已心如止水:面不动情,行不动色,却终是挂念身后。然一人脾性又哪是片刻能改的,面上挂不住自是不肯转过身去,身后又是那对他百般迁就的兄长、大哥,偶尔闹些弟弟脾气也是应当。

“赤麟,当回家了。”醉饮黄龙说道,声音低沉柔和。

“即已身死,仙山便是我的家。”刀无极摇头道,死者除了仙山只有一条路,便是借由中阴界往生转世。历经如此,难能失而复得,彼时他也不愿去,现在又如何肯呢。

“赤麟,当回家了。”身后衣料磨挲,伴起环佩叮咚,许是醉饮黄龙摇了摇头,出口的又是千篇一律。

刀无极心中郁结,猛地回身想训他一训,入眼的却是金鳞龙甲,盘龙束发,当是久远之前,上天界仍为天尊皇胤的装扮。

“你――”见状,刀无极又是火上三分。这分明是不容商量的姿态,又何须故作仁慈,问他一问呢?

“赤麟,随我回去吧。”

“苦境你且劝不动我,这仙山异数你又当如何?”刀无极反问。

“双龙齐鸣当能回归故里。”

“不宣些同心之事了?”刀无极挥袖侧头,轻哼一声:满口兄弟齐心方能归乡,如今却是不讲究了。

醉饮黄龙轻摇首,不甚在意刀无极的话中他意:“赤麟所为铭记于心,又何须复累呢?”

刀无极阖了阖眼,似在斟酌,复又轻哼一声,道:“仙山卸仇平愤、安逸非常,我在此悠闲自在,你又何须急着将我往牢中推呢?”

醉饮黄龙心中不解,偏了偏头,却不见刀无极作何解释,叹口气、轻踏一步,抬手轻轻搭在刀无极的臂间,指尖摩挲似在安抚:“你我血脉相连、骨肉至亲,又怎舍得残害自己兄弟,将你推于牢笼呢?”

“兄弟?”刀无极眼神一暗,“你现在,还是这么想的么?”

“血脉相连、心意相通,无论相隔多远这份情感都不会淡去,”臂间一紧,黄龙之气协丝丝暖意透衣而入,一如醉饮黄龙不畏苛责,愈战愈勇的赤诚之心,“赤麟,对我来说,你就是我的兄弟,生死不分的兄弟。”

刀无极阖了眼,双唇微抿。

许久之前,当他尚在天尊皇胤的庇护之下,尚未触及六爪所带苛责,尚且无忧欢愉的与之相处,在那时确实如此——炽焰赤麟伸手将天尊皇胤揽入怀中,鼻尖埋入颈侧,熟悉的龙气与温度令他心安,一切的苦痛与郁结因而化为缥缈浮云,背后是天尊皇胤轻柔拍打的安抚,炽焰赤麟只觉鼻尖一酸,儿时的习惯泛上——瓮声瓮气:“大哥……”

-FIN-


埋的线能被发现就好了இAஇ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