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uko

青冥剑誓

『阴阳师/博晴』吉平

【阅前瞩目】

①本文为《阴阳师》源博雅x安培晴明 不拆不逆,副CP酒茨

仿原著、尽量不OOC

③向梦枕貘老师致敬

④多谢垂阅,欢迎讨论,拒绝撕逼和一切吃了吐,喜欢请让我知道

包括站内一切转载都不接受,请不要再闷声不肯就转走了:D


(源自野村大师的《阴阳师》电影)

肤色白皙,皓齿樱唇,黑色的眼睛带着些茶褐色、剔透明亮,佛若一面明镜,流转间已参透人心。

博雅到来的时候这名女子便在了。

端坐在晴明面前,微微侧首较博雅看了清明。

他顿了顿,想着不如晚些再来拜访,刚想请辞,那女子便伏了伏身,起身告辞。

博雅侧过身子,为女子留出了廊路,擦身之时隐隐透出一股酒香伴随着铜铃之声久难以忘怀。

啪!一声,蝠扇半开,寻声望去,正对上晴明似笑非笑。

博雅拍了拍手,才走了过去,坐在晴明对手,踌躇再三忍不住问道:“晴明方才那位是谁?竟与你生的一般模样,你可从未说过有一妹妹。”

晴明笑道:“我从未有妹妹,何来欺瞒呢?”

“那刚才……?”

“那是大江山鬼王的人。”

“大江山鬼王……”博雅低声嘟囔了会儿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复又寻回味来,“酒吞童——!!”

晴明颔首。

“可为何……?”

“是来借一物。”

“借一物?”

“住。”

“借住?!”

晴明点头。

博雅参不透其意,撑着膝盖、皱着眉头,整个人往前倾去:“晴明你又做危险的事了。”

“哦?博雅担心了?”

“当然担心啦!”博雅有些气呼呼的。

晴明顿了顿,酌了口酒:“今天博雅来找我有何忙要帮呢?”

“难道我找你来就是帮忙吗?”

晴明笑道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不是,”博雅举起手,露出一小包裹,张牙舞爪道,“特地给你带来椿饼,这样我就自己吃啦!”

博雅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将椿饼咬开,仿佛他便化身为鬼,喰食人肉。

复又似被逗乐了,两人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博雅将手中椿饼交由女房役,便聊起近日都城趣事,谈到兴起突然戛然而止。

晴明不尤侧首看去。

博雅眉头紧蹙,嘴中嘟囔,时不时摇头叹息的模样令晴明打起了兴趣。

他端起手中的酒皿撞向博雅的,发出一声清脆的磕碰。

博雅抖了抖手腕,才稳住酒水没有洒出来。

“晴明!”他有些无奈的看向那蝠扇半掩之人。

“博雅在想哪家姬君,竟是酒也无法欢愉了?”

“哪有什么姬君!”博雅窘迫回道,“是近日兴起的缩食之风。”

他喝了口酒,继续说道:“不知何时起,姬君间流行起的风气。为了在其他姬君面前更加出彩,不惜三餐缩食,之前的某公卿宴席上见过一二,脚下虚浮简直能乘风而去,纸片都相较重些。”

说完还摇了摇头,深叹了口气。

“哦?”

晴明酌了口酒:“生气了?”

“那是当然!”

“女性之美来自自然,胖也好、瘦也好,无论何种样貌都有韵味所在,无理迎合只会伤及自身而已!”

“博雅真是个温柔的人啊。”

“晴明你又笑我!”

不过几日,博雅便又登门拜访。

这次他在廊外仔细辨别,确认没有客人之后,才在晴明的调笑下入座。

“晴明,我今天是受托而来。”博雅喝了一大口斟好的酒。

“哦?”

“之前跟你说过的明石姬君还记得么?”

“博雅心怡的姬君?”晴明半遮了脸,但博雅还是知道他在笑。

“才不是!”他红着脸驳道,“是施了乞儿一顿饭的明石姬君。”

“哦?”

“你不好奇?”

“好奇,”他笑到,“所以你继续。”

“那日之后明石姬君就食欲大增,一开始尚不明显,只是一份两份,近日日夜腹内空荡起夜进食已到了彻夜不休的程度。”

博雅看向悠闲倚靠在墙柱上的人,道:“明石中将以为染上了恶疾,但请了诸多看诊都没有办法。这件事只有甚为阴阳博士的你才办的到啦,于是我就受托而来了。”

“哦?博雅去看过了?”

“只是在朝后被这么拜托了,听起来怪可怕的,比我值勤后吃的都多了。”

说完还摸了摸肚腹。

“博雅觉得我能解决?”

“那是当然啦。”

“那就听你的,去看看吧。”

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博雅辰时便到了,原是约了巳时,不过他还是来晚了。

轻车熟路的来到厅内,晴明已经衣冠整洁地等着了。

“走吧,博雅。”

“哦。”博雅有些丧气地看着眼前的人,腌腌地跟在后面。

今天晴明没有准备牛车,便乘了博雅的牛车一同去了。

牛车还未停稳,便有早早候在门外的家侍迎了上来。

博雅先下的牛车,晴明比他稍慢一步。

但他出现的身姿令家侍眼前一亮,急切地将他们引入府中。

彼时明石中将正满面愁容候在厅中,虽说博雅已提前差人传来肯定答复,但在真正见到传说中的安培晴明之前还是不敢大意,早早便差了家侍候在府外。在传来安培晴明真正踏入府中,正往厅中来的路上,才放下心来。

安培晴明与传闻着实不同:白皙的肤色、高挺的鼻梁、点了胭脂般的唇色,上挑的眉眼露出丝丝笑意。若非源博雅正伴在身旁,断不会认为这漂亮男人是那安培晴明的。

“如此,明石姬君体内的是恶鬼。”晴明在明石中将讲完事情始末后如此说道。

“恶鬼?!”

“饿鬼。”晴明在纸上写到。

“那姬君食欲大增?”博雅看清字后呼出一口气。

“便是饿鬼投生所致,姬君腹如足月,食欲大增便是因此。”

“可有解?”明石中将问道。

“饿鬼饱食即会离去。”

“如何饱食?”姬君如今暴食不止,如何饱食?莫不是撑破肚腹则休?

明石中将听后面上难看。

博雅担忧地看着晴明。

晴明不语。

博雅小声的喊道:“晴明。”

“听闻姬君日前曾救助一名乞儿。”晴明顿了顿,“那乞儿便是饿鬼真身。近日京都城流行减食之风,引饿鬼唤起生前痛苦故投生于此‘报恩’,只需向其承诺姬君日后必定正常饮食,饿鬼自会脱胎离去。”

明石中将将信将疑,点头应允。

博雅听后感叹道:“还有这样善良的鬼啊……”

晴明笑而不语。

数日后,博雅再来拜访,朗声道姬君康复的消息,话还未落,便看见晴明怀中抱着一个男婴,惊讶不已。

晴明将婴儿递给博雅,博雅开心的接过逗弄,爱不释手:“这婴儿是哪里来的?”

“你早已见过了。”

“那日?”

晴明点头。

博雅惊道:“大江山鬼王与人类女子?!”

晴明笑着摇头:“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啊。”

博雅不解。

“谁说他是人类女子了呢?”

“啊?”

“他是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副将,茨木童子。”

“可他那日……?”

“壮年男子怀有幼儿,难免招摇,化作女子也低调些。”

又见博雅呆愣在那里,晴明复又说道:“罗生门之鬼擅幻术,世人所见不过映射心中对‘美’之理解。认为明眸皓齿即为美,则所见如此;认为窄腰丰胸即为美,则所见如此。”

博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“博雅当日所见便由心生……你心中最美的人,是谁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晴明!你又打趣我!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博雅嘟囔了两句,复又问起妖气。

“哦,你也感觉到了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那是酒吞童子为他而备,京中渡边刚仍不忘罗生门之鬼,稍有迹象必是不甘放弃围剿,酒吞童子不耐再三纠缠便想出此法。那日茨木童子便是来此履行约定的。”

博雅恼道:“可你说他是来借住的。”

“自是不假。”晴明点了点博雅怀中婴儿。

“为他?”

“为他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这可非茨木亲生啊,”晴明笑道,“饶是女子姿态受孕,又如何产下人类子嗣呢?”

“那这……”

“来京途中,其母过世已久,唯有身体还护这婴儿免受寒冬之苦才有幸得茨木路过援手。”

“还有这样善良的鬼啊……”博雅感叹道。

“博雅,何为鬼怪?”

“晴明你又来了。”

“因为博雅问了嘛。”

“我才没有!”

“哈哈哈哈,鬼怪生于人心,心中阴暗囤积无法自控,便生鬼,人与鬼并无差别啊。”

“晴明也会变鬼么?”

“求而不得便会吧。”

“啊?晴明想要什么?我都帮你找到!你可别变鬼!”

晴明看着博雅,久而笑道:“博雅,你真是个好汉子啊。”

“晴明你又来了。”

沉寂片刻两人突然笑了起来。

“说起来,”博雅问道,“那这婴儿叫什么呢?”

“便由博雅取吧。”

“诶?我么?”博雅皱了皱眉头,有些为难,“那……叫吉平(よしひら)吧。”

“哦?”

“希望他能保佑晴明吉祥平安啊。”

“博雅……”

“怎么了?你不喜欢?”博雅有些紧张,身体向晴明倾去。

“……喜欢。”

晴明接过博雅怀中的婴儿,点了点他的鼻尖:

吉平。

-つづくかも-

评论(14)

热度(1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