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uko

青冥剑誓

『三五/猫鼠』入木三分:束竹

【阅前瞩目】

①  @KKKatsura💛  的点曲梗:《茉莉香片》

②本文为《三侠五义》 展昭x白玉堂 不拆不逆,副CP包策

原著背景、尽量不OOC

④向石玉昆致敬

⑤多谢垂阅,欢迎讨论,拒绝撕逼和一切吃了吐,喜欢请让我知道

包括站内一切转载都不接受,请不要再闷声不肯就转走了:D

⑦前篇:『七五/猫鼠』入木三分:月华


(人就是不能闲下来)

-

初随黑脸门生(1)赴职争得也是一口气。

这名不见经转的黑脸门生,脑筋一通到底,触了别人眉头也不知道歉,认定一事便力争到底,如此脾性,不多时,便会被仇敌除去,饶是有幸躲过一劫,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纵使为官,也免不了得罪官家圣颜。

却不想是让他走了何等好运,四大好汉衷心跟随不说,为数不多令他耳熟能详的南侠展昭亦被收入麾下、衷心不二,便是官家贤王亦对他纵容再三、信任有加。

这死脑筋黑脸门生倒也有两把刷子。

原是寻他晦气、盼他出丑,却不知一盼至今,便是那一颗忠心也甘愿奉上,辅佐在侧、不计功名利禄。

想来也不知是那黑脸门生命硬,还是天意如此,为官数载少不了各路英雄好汉鼎力相助,纵使粉身碎骨亦不言辞。

虽是惊险非常却也常能逢凶化吉。

黑脸门生嘴上不语,心头却是一一记下,谨慎再三、万不愿妄送好汉性命。

最是那猫鼠二人,尤对那黑脸门生的脾性。

二人相斗便以那盗三宝尤为响亮,常为酒馆茶棚谈笑之资。世人皆以为二者不共戴天,殊不知高手对决尽在兵刃相触之时方可洞悉人心。

一者儒雅沉稳,一者豪爽张扬,本应天差地别、水火不容,竟阴差阳错之下,佛若练就心意相通之法,面上虽是挖苦拌嘴互不相让,言语行动确实异为默契、相伴相行,便是那“鲁莽”御猫也少了些伤痛战损,多了些人气,长短各补尤为和谐。

锦毛鼠亲学雕工便是先生搭的桥。

彼时展昭正逢初定亲,一把巨阙换湛卢正缺那配饰剑穗。

众人争相道喜不及备礼,唯那锦毛鼠玲珑心思已有计较。

想那锦毛鼠生性直爽、才敏过人,虽下手狠辣却也并未出格,分寸拿捏识时有度,着实讨人欢喜。

故那玲珑之人所求之事,先生哪有不允之理,当即引荐雕工好手与他。

原以为二人如此互引知己当一乐事,怎想这一孽缘终是使得牵涉其中之人日夜不得心安。

初现端倪是那苗疆一案归来,二人虽取回解蛊之法,代价却也颇深。

深夜喧哗,未入府门便听那深厚内功传音入密,传得展护卫儒雅尽失、慌乱不已。

开封府尽数而起,只见展护卫一身狼狈血污,怀中锦毛鼠更是面色青紫已是毒发之状。

不及反应,展护卫膝下一软险些跌坐在地,幸而王、马教卫机敏及时搀扶,方免得二人雪上加霜。

先生回神仓促迎上打量:展护卫虽血污骇人,幸而多为皮肉轻伤,痂口血色纯净不似伤于毒物暗器。

险的是那怀中玉人面色青紫,毒之凶猛使得伤口无法止血结痂,粗略包扎饶是留有滴血未干,却仍挡不住污血浸染衣襟,纵是内力深厚也不尤脉象虚弱、气若游丝。

不知幸是不幸,好在染毒污血随伤口排出大半,体内残余毒素虽是霸道却也有法可医。

先生颔首回看,黑面门生得讯发号施令,张、赵教卫将白义士安顿入房,先生紧随其后施针救治,王、马教卫欲搀展护卫回房歇息、处理痂口。

哪想那展护卫偏生不依,硬是守在房前,纵是众人百般劝阻,亦如千斤坠底离不得分寸。

先生知悉门外喧闹为何,心头灵光一闪不敢妄断。

那毒物终是霸道非常,饶是稀释至此辅以先生妙手回春,白义士单是苏醒便是十日光景。

展护卫竟也着着那身污衫不眠不休陪上十日。

兀提那休养时光,更是仔细倍护、不假他人分毫。

他人只当二人患难见真情,不曾多想,先生一双慧眼却是看的真切。

不多时,常州传来告急家书,展护卫不得已匆匆离去。

临行前,百般托人、嘱咐些个陪护之理,唠叨之甚便是起程时辰也再三拖延,众人不敌只请得黑面门生开口承诺,方一步三回头,往常州而去。

一别数月,黑面门生虽是不解,却也遵循展家意愿,允放假期,未曾叨扰。

府中虽不缺心善之人,但那些个习武粗人不急妇人心细、厨娘丫头又不好行些擦身换药之事,左右无甚要紧大事,府中人手充足,数月陪护便由先生亲力亲为。

毒虽业已尽数清除,那消瘦面颊实是短时养不回来的。

待展护卫常州而返不过月余已是襄阳祸起,未得歇息又是连日奔波不得空。

再聚首,便是那铜网落人、白瓷归还之日。待万般皆休、事了上香之时所葬之处仅剩一副衣冠空坟,白瓷所在亦不得而知。

贼人服诛、襄阳祸平,满城飞花、热闹非常。坊间传颂义薄云天舍身成仁,殊不知至亲好友犹如凌迟剖心,万不得其悦。

七侠五义为人称颂,如今缺短一人终成病垢。

大婚吉时,先生随黑面门生应邀入席,见那簇拥人间一身艳红如当年、面上不知喜乐的新郎官,不尤心下苦痛,道于身边智者。

黑面门生听罢,长叹口气,摇头道:“先生糊涂……”

-TBC-

现在可公开情报:

(1)包拯登进士第后任首相

(2)《三侠五义 第一百五回 三探冲霄玉堂遭害》:“众人来至铜网下,吩咐将尸骸抖下来。已然是块血饼,如何认得出来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