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uko

你在此处别动,我爬个墙就回来

『LOTR/妄想』Mellon「短完」

【阅前瞩目】
ALVO向妄想,漏洞多经不起考据

(小叶子镇)

莱戈拉斯从未见过他的nana,但美丽温柔的精灵王后的事迹在精灵间传诵,他在心里勾勒着nana的模样,幻想着今后也能娶一个像nana一样的妻子,那他便是这中土最幸福的人。

他将这个想法与ada分享,那么的兴致勃勃、充满希冀。

长大点儿,当莱戈拉斯可以爬树、拉开他的小木弓的时候,他开始不安分于待在宫殿里,他认为自己是一只自由的小精灵,于是巨型蜘蛛的巢穴成了他相中的游乐场。

再大点,当那软萌的小精灵宝宝成为一只身体纤细有力、箭无虚发的优秀战士、当矮人一行闯入密林的时候,他那颗寻求冒险的心终于抛开伪装,蠢蠢欲动。

而小时侯天真的幻想早已伴随着时间消失在洪流之中。

五军之战无疑将他的心扰乱,ada的决策令他迷茫,陶瑞尔与奇力的爱情令他困惑。他不能忽视自己的内心,怀揣着心结,回到原来的生活。

于是听从ada的建议,寻找那北方的游侠显得顺利成章。

不久前的画面仍在他脑中回放,尸骨成堆、火光漫天,他离死亡是那么近,而爱情是那么脆弱,当失去性命的同时它也分崩瓦解,如同天塌地陷。

于是他开始思考那被忽视许久的未来——关于“爱情的畅想”。

他想着,等他看够了、闯够了,能够结识一名心仪之人:不用很漂亮,但最好能与他并肩作战;不用很会说话,但最好能与他心灵相通;不用轰轰烈烈,但最好能相伴一生。

到时候再要一个孩子,不用多,一个就好。

那个孩子会像他一样热爱自由,又或者像他ada一样沉稳睿智。

他会教孩子箭术,会教他唱歌,会给他讲他年轻时的丰功伟绩,会接受他崇拜的眼光……如同一名寻常父子。

莱戈拉斯想了很多种未来的可能,但当他见到那个名叫“大步”的游侠的时候,一切都已抛到脑后,享受着这特别的人类给他带来的无限惊喜。

大步没有精灵的眼睛,却能凭借大地传来的颤动准确分辨半兽人来袭的方向;他没有精灵的寿命,却用他丰富的阅历一次次化险为夷;他是个人类却有着精灵奉献的精神,帮助着向他寻求帮助的人。

他就像一个真正的人皇,让人甘愿接受他的领导,沉醉其中。

他是个王者,天生的王者。

但他同时也十分不会照顾自己,他将子民、将向他寻求帮助的人圈在自己的保护范围,却从未顾及自己的安危,几次陷入危急……

阿拉贡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都牵动着莱戈拉斯的心,他会下意识听从阿拉贡的呼唤出箭,他会担心他的安危而频频回头,他会因他的开心而愉悦,会因他的痛苦而自责,会因他的悲伤而沮丧。

会因他的“死讯”无法抑制自己的暴怒,而变五军之战前的自己。

莱戈拉斯明白,精灵一生只会爱一个人,而他的目光、他的心已经不能从那人身上离开分毫。
 而当阿拉贡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,紧紧锁住那美丽的暮星时,他才猛然惊觉,他设想的未来都还在,只是主角换了人。

那可爱的孩子出生时受到诸多祝福,他将是下一任的君主,他的母亲是勇敢美丽的暮星,他的父亲是受人敬仰的人皇,是带领人们开启新纪元的英雄。

伊利萨……

阿拉贡。

他曾经想过听从ada的呼唤,回到密林去,回到他身边。

但那深夜中常亮的油灯,那眼底摸不去的疲惫,那经常在与他交谈中就睡过去的君主,是多么需要帮助。

——阿拉贡,我的挚友,我所挂念的人。请松开你的眉心,将重担分给我些,我将成为你的臂膀、成为白城的屏障,我将会守护你的领土,直至身体腐朽、时间的尽头。

言必行,誓必践。

在之后的日子里,他一直在领地“游荡”,斩杀遗漏的黑暗生物,回想着自己的“一生”。

却从未想过回去,无论是密林或是白城,但身体总是不自觉地望向远方,那即使是精灵之眼也无法目及的地方。

但那里是如此鲜明——如同他千年光阴中寸步不离的故乡——刻在骨血中,即使十年、几十年,他也能清楚的记得每一片砖石的分布、每分每秒的模样。

精灵将离开中土,淡出人们的记忆,而莱戈拉斯,他也会离开人皇的生命,退出他的记忆。

原以为这痛苦与煎熬终究会被时间抚平,但当那一刻的降临,他的心已碎去,支撑着他不倒下的是那份承诺与牵挂。

唯独不想对人皇食言。

他硬起心肠,将破碎的心埋葬,即是那令人为之恸哭的葬礼都不能令他软化分毫。

他的躯体便是最坚固的防线,“游走”在刚铎的边境,尽责地完成他的使命。

而他的灵魂,将陪伴在他的身旁,一句同行。或许在久远的未来,他们会以“阿拉贡”、“莱戈拉斯”的身份再次相遇,到那时,也许他的梦境能够成真,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离。

—FIN—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医学滚滚Ryuko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