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yuko

你在此处别动,我爬个墙就回来

『阴阳师/博晴』一莲托生(一)

【阅前瞩目】

①本文为《阴阳师》源博雅x安培晴明 不拆不逆,副CP狐跳

仿原著、尽量不OOC

③向梦枕貘老师致敬

④多谢垂阅,欢迎讨论,拒绝撕逼和一切吃了吐,喜欢请让我知道

包括站内一切转载都不接受,请不要再闷声不肯就转走了:D

⑥国产情人节快乐(。・ω<。)ノ♡

⑦前篇请走:『阴阳师/博晴』吉平


(出自野村大师的《阴阳师2》 图源自网络 )

-

源博雅再次拜访安倍晴明的宅邸已经是师走过半。

约是现在的十二月左右。

彼时博雅正是复命归来,一身衣冠束带还未褪下,只是情之所至,便来了。

晴明的府邸一如往常门户洞开。相较于平日杂草丛生的山野景象,此时白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、薄薄的一层盖在枯草兽径上,本不生气的庭院显得愈发荒凉。

博雅小心地拢起袖袍,却还是被肆意伸展的杂草沁湿了裤裙下摆。

“晴明!在吗?我回来了!”博雅朗声招呼道,抖了抖衣袍、复又轻车熟路地褪去鹿皮靴抬脚跨上长廊。

绕至里屋,一精致矮屏遮在眼前,隐约中私有衣料摩挲。

晴明的声音便从后面传来:“哦,博雅,好久不见。”

博雅探了探头,两侧的女房役手上各拿了一套衣服,笑着遮住了博雅探究的目光。

“刚回来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很棘手吗?”

“不,”晴明从矮屏后绕了出来,在博雅面前坐下,倚靠在廊柱上,“不如说很有趣。”

“有趣?”

狩衣半搭在肩上,内里单衣虽不及松垮但也说不上保暖,一双素足于差袴之下若隐若现,倒比雪色更为通透。

博雅拢了拢衣袍,往后挪了点。

“有趣。”

“怎么个有趣法?”

女房役送来温好的酒,博雅斟了两杯,一杯自然是给晴明的。

“嗯……怎么个有趣法?”

“晴明!别绕弯子啦!”

晴明就着喝酒的动作,将脸遮住了大半:“我没有。”

可这哪里瞒得了博雅呢?就算看不见,也知道那袖后的嘴定是弯成芽儿的。

“快说快说!不然就不给你吃新鲜的香鱼!”

“哦?有香鱼?”

香鱼约是现今春殖秋收的鱼类。

就平安京来说,既没有浅滩亦没有礁头,冬天想吃到新鲜的香鱼着实不易。

博雅眨了眨眼睛。晴明虽还是那副恣意的姿势,眼中却是升起两轮莹莹满月。

“交由蜜虫了……晴明快说!”

“嗯……我在思考一种博雅听得懂的方式啊。”

“你又消遣我。”

“才没有。”

“快说快说,晴明总能较我听懂。”

“嗯……简而言之,就是退治僵尸。”

“僵尸?”

“就是死后百日不腐,吸灵气而复生,不起不灭之物啊。”

“哦!那你受伤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的?”博雅细细打量,“真没伤着你?”

“所以才有趣啊。”

博雅叹笑一声:“对,你还没说哪里有趣。”

“那姑娘并不害人。”

“姑娘?”

“不满及冠。”

“真可怜。”

晴明酌了口酒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?”

“那孩子怎样了?”

“游玩时,被乡人糊画的符纸困在门前。”

“喔!”

“她想引起主人家注意撕掉符纸放她走,却弄巧成拙。”

“这才吓坏了主人家将你请去?”

“请的是阴阳寮。”

“他们定是不得要领,最后还是要请你。”博雅自豪的昂起头来。

晴明轻笑一声,道: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
“不过啊,”博雅为晴明斟了杯,“真没想到糊画的符纸也有这么大的用处。”

“并没有用处。”晴明呷了口酒。

“啊?可是那姑娘被符咒困住了不是吗?”

“博雅,为什么她会被符咒困住呢?”

“因为贴了符咒?”

“那我问你,为什么符咒能把她困住呢?那只是一张写了字纸不是吗?天下写了字的纸那么多,为什么‘符咒’能把她困住呢?”

“因为……”博雅顿了顿。

“理所当然?”

博雅愣了片刻,见晴明一脸揶揄,似又回想起什么:“你又笑话我!”

“哈哈哈哈~”

晴明朗笑出声。眼角微微泛上胭脂色,沁在脸上、衬着白皙的皮肤犹如一根牛毛细针,戳漏了博雅鼓起的腮帮,仅留一面无奈。

“‘符咒’只是写了字的纸,但在书写和使用的过程中又被下了‘降服’的咒。”

“又是咒?”

“咒的形式有很多种啊,博雅。”

“唔,”博雅苦着脸应了声,“这和你上次说的‘名字’也是咒一样?”

“正是。‘符咒’之所以能降服魑魅魍魉是使用者相信它能‘降服’从而施加了‘咒’,而被使用者相信能‘被降服’,则使‘咒’的力量更加深厚。唐那边有个词不是吗?‘画地为牢’。”

“原来如此,所以那孩子是相信自己会‘受影响’,所以才被‘符咒’困在了那里?”

“哦!博雅你终于懂了!”

“我也不是个莽夫啊!”

“我知道,你是个好汉子嘛~”

“晴明!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~”

晴明给两人斟了一杯:“所以不是‘我’救的她,而是她‘认为’我‘救了’她,施加在‘纸’上的‘咒’失去了力量,她自然就能脱困。”

“那后来呢?”

“后来?”

“到城外就有人来接了。”

“哦~”博雅松了口气,愉悦地喝了一大口酒,“晴明真是温柔。”

“哦?”

“特地送到城外,是怕她又被困住吧。”

“哈哈哈,少庄麻烦事而已。”

博雅符合地点了点头。 

“博雅呢?此去像是收获颇多?”

“你看出来了?”

博雅坐直了身体,原本也不懒散,只是更为“雀跃”,像是怀揣的趣闻终于有人能分享一样。

“博雅之喜悦溢于言表啊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

博雅朗笑出声,在晴明的催促下娓娓道来。

-つづくかも-

评论(4)

热度(40)